當前位置: 書法家網 >> 名人訪談 >> 書法 藝術研讨會
      分享到:

      陳錫山書法藝術研讨會——方家縱談

        陳錫山書法藝術研讨會——方家縱談
         陳錫山書法藝術研讨會
          ——方家縱談

          劉江(西泠印社副社長、中國美術教授)

          書法本為實用,但随着時代的前進,書寫工具的改良,書寫者的思想、個性、以及時代精神逐漸融彙于字裡行間,使書法表現出不同的藝術魅力。

          陳錫山同志這次來杭州舉辦展覽,作品多,書體全,功夫紮實,有很多可取之處。

          從楷書來看,結體和用筆都講究章法,來路清晰。而且,榜書的幾件巨幅作品,比如《滿江紅》和127幅《孫子兵法》,顯示了他非常認真、勤奮、嚴謹以及強烈的創作欲望,這是難能可貴的藝術品格;整體的作品氣息也是健康、向上,給人美感,引人奮發。

          王小勇(杭州市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在主持時說,今天在這裡召開“陳錫山書法藝術研讨會”,剛才我們參加了“湖山有情——陳錫山書法展”開幕式,參觀了他的書法,真、行、草、隸、篆諸體兼備,特别擅長行草書和楷書,書風“超然灑脫、儒雅豪放”,讓我們開闊了書法眼界。陳先生到浙江來作文化交流,給我們帶來一份豐盛的文化大餐,也帶來不小的沖擊,我們南方應向北方人學習浩蕩、剛健、大氣,北方應向南方人學習委婉、内涵、靈秀乃至變化。    

          蔡樹農(杭州市書協副主席、《美術報》書法周刊主編):跟陳主席前幾天已經有過接觸,也拜讀了他的作品,《美術報》專門作了報道。今天看了展覽,感覺陳主席有一點非常突出,他是站在專業的立場來進行書法創作,能夠與我們這些從事專業的在同一起跑線上競争,這是我最大的觀感,所以我就強調這一點。    

          任道斌(中國美術學院博導、原中國美院國際教育學院院長):感謝陳先生把他的作品帶到杭州,讓我們能夠有機會欣賞、學習。看了陳先生的作品,我想到董其昌先生說過的一句話,他說,書畫家最重要的是要有天性,這是與生俱來的。潘天壽以前叫“天授”,陳先生與生俱來有熱愛藝術的細胞,所以,盡管他專業學的不是書法,是學的地理,又做了很多年的領導工作,政務纏身,但他對書法的追求與生俱來,非常勤奮、非常執着。這是能夠成為一個書法家的基本條件,他具備了。

          陳先生的書法諸體皆能,他從楷書入手,學書路子正。他的大字寫的好,有氣勢、見功底。他的篆書裡有金石味道。這個“金石味”不僅要從筆墨上理解,更要從内涵上理解,要有金石的學問。陳先生有地利之便,山東出土了許多古代碑刻、瓦當,他注意研究,因而他的作品中對古文字把握得比較好。

          陳先生以一顆平常心做事情,他能夠帶着自己的作品到這裡展覽,請大家提意見,心态非常好。他跟我說,卸任以後要專門從事書法藝術。要把六十歲以後作為生命的新起點。謙受益,滿招損。他在學習書法當中自有一種樂趣,别人以為苦,他覺得樂,這是任何一個從事藝術的人都需要具備的,也是很重要的。熱愛是一切藝術的老師,創作過程中,作品的好壞在其次,關鍵感受創作的過程是一個愉悅的過程。陳先生感受到的也是書法帶給自己的愉悅,所以他才有一系列的義舉,把自己的巨幅作品捐獻當地政府、向慈善事業捐贈等。

          提兩點意見。一是書畫同源,用筆千古不易。怎樣把毛筆把握好,心手相印,我想陳先生有這麼深厚的書法功底,不妨畫一畫梅蘭竹菊,在畫中體會筆法、墨法的變化,使書畫相得益彰,有更大的提高。二是行書用筆還應粗大一些,王铎的行書用筆就粗大,能夠避免線條苗細。    

          包辰初(杭州市政協書畫研究院常務副院長、著名畫家):當今時代社會穩定,生活富足,百家争鳴,很多學科研究得更深更透,不是泛泛而論,像《史記》、《三國》、《論語》、《莊子》、《老子》都講出了很多新的觀點。這是聯想到今天的展覽說的,這個展覽搞得正規,陳先生寫的字符合正統道路。剛才有同志講,陳先生是官員,寫出這樣的字不容易。我倒覺得,高标準地講,官員都應該這樣。從曆史上看,王羲之、顔真卿、蘇東坡是官員,也是書法名家,近代毛澤東、周恩來的字也寫得非常好。所以我認為,新的時代也要求官員把字寫好,不能字寫得差,又到處題,這樣的字留在曆史上是會贻笑大方的。陳先生來杭州辦展,無論對官員,還是對書法家、畫家,都做出了榜樣。他這樣正規地寫下去,現在六十出頭,再寫二十年會更加無量。

          我從畫家的角度講一點,書法家如果學一學畫家的用筆,字會更奔放。有的書家看不起畫家字,有的畫家看不起書家字,這種門戶之見不一定對。書家學點畫,用上繪畫的筆調,能夠豐富自己的筆墨。黃賓虹、潘天壽先生是畫家兼書法家,他們做出了很好的榜樣。對書法,我是外行,但從我的專業感覺,陳先生在練字的基礎上再學一點畫,那就是好上加好了。    

          範達明(中國美協會員、浙江攝影出版社編審、浙江省美術評論研究會秘書長):美術與書法嚴格來說有别,但美術的概念寬泛,現在所說的“大美術”甚至把攝影和電影包括在内。中國的書法與繪畫關系密切,剛才很多專家已經建議,陳先生今後應該學一學中國畫中的梅蘭竹菊四君子,豐富用筆技巧。我想倒過來說,如果想畫好中國畫,沒有書法基礎絕對是不行的。書法是一門相當獨立的藝術,書法家不會繪畫可以不必苛求,但一個中國畫家,不管你是畫人物,還是山水、花鳥,不會書法是不行的,我堅持這個看法。因為中國傳統文人畫講求詩、書、畫、印四全,甚至加上理論,達到“五全”。我對當前書法界的一股現代思潮,把繪畫的東西加入書法,把字寫的像繪畫,實際上是書法的圖像化,以現代書法的名義面世,我對此不認可。我始終認為,傳統的中國書法所走的路子應該正是陳先生所走的。從書法的角度講,漢字的造型是一個民族經過幾千年的文化傳承下來的,傳統的書法是用筆墨作為工具的藝術形式,隻要漢字存在,書法的基礎就會存在。所以,我認為,書法藝術不僅不會消亡,在當代中國大有發展潛力。

          看陳先生展覽的作品,書寫的大部分内容是傳統文化,比如《孫子兵法》、毛澤東詩詞、唐詩宋詞。如果書法家對這些傳統文化不了解,不可能書寫下來。書法家應該有思想,但不能完全是思想家。比如陳先生的作品中有個扇面,寫的是“亂生于治”,為什麼選擇寫這幾個字,肯定是經過思想思考的,在太平盛世有警示作用。但總的來說,書法是以外在的造型、審美來體現藝術價值的。

          杜巽(杭州師範大學教授、著名國畫家、評論家)我講三點:第一,我覺得陳先生很有膽識,杭州是書畫大省,人才濟濟,高手林立,很多人敢于到北京舉辦書畫展,而不敢到杭州來開書畫展。陳先生來杭州辦書展,而且受到很高的評價,确實有膽識、有魄力、有勇氣,對你一生的藝術生涯是很重要的一步。第二,路子正。現在很多書法我看不懂,我教了四十多年書,現在很多所謂的“現代書法”,路子不正,走歪門邪道,想走捷徑,想讨巧,那是沒前途的。陳先生的路子正,他的路子跟我們過去學的是吻合的,我的老師都是大名家,像潘天壽、諸樂三等等。老師教我們,都是古典的,從篆、隸、楷、行、草,一路下來。在現代社會浮躁的形勢下,他又是一個官員,堅持走傳統之路是非常不容易的。第三,發展前途無限。因為路子正了,功底紮實了,基礎打好了,下面的路就好走了。書法很難,我感覺書法比畫難,一筆不好,馬上就能露出毛病,顯出功底深淺。過去書法是你的“副業”,官員是主要的,業餘時間寫書法,從行政崗位上退下來以後可以全力以赴,有這樣的基礎和功底,往前發展可以說前途無量。

          陳先生的書法現在達到了一定高度,而沒有達到最高,我看還有點夾生,就是書法的韻律還沒有達到一定的高度。書法的最高境界應該是用心寫出來的,不是手寫出來的,不是靠技法,應是心境的流露,靠心寫字,希望陳先生在這方面再下功夫,下次來的時候令我們刮目相看。    

          鄭竺三(浙江省國際美術交流協會副主席):觀看陳先生的書法和論著,第一,裡面包含了從政者的氣息。第二,注重中國傳統文化與文脈。百家融彙一家。這一點也是我們交流中很受啟發的。第三,具有先天藝術家個性。他以書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抱負,展示自己的情操,展示對祖國山河、對社會、對從政的情感等等。

          陳先生的書法,形式多樣,真、行、草、隸、篆都有,正楷展現的最多。善書者必善正楷,陳先生以大楷為主,再以行草為主要的表現形式,例如他寫自己書法心得的《後記》,寫得非常好,很生動。借用他書論中的話,學習書法是一個“學法(有他無我)、用法、活法、破法到至法(有我無他)”的過程,他那個時候完全把自己積累的書法功力、技巧、體驗、文思、情感融在裡面了。

          書畫同源,山水畫大師黃賓虹先生非常講究用筆,總結出“平留圓重變”五字筆法。“平”就是要求筆畫用力均勻,形象如“錐畫沙”。畫沙就要慢,能得一個“平”字慢下來。“留”就是要求行筆穩健、含蓄,留得住韻味。“圓”要求行筆(包括轉彎及起止)處處圓厚,不妄生圭角,要像 “折杈股”。“重”指筆畫穩重,如金似鐵,陳主席楷書寫得很厚重。 “變” 指筆墨有變化,陳主席在墨裡加入繪畫的顔料,這實際上是在求變,是材質的變,更重要的是書學本身的變。黃賓虹先生提倡的“平留圓重變”是一切書法家和繪畫家共同的理論、楷模、制高點。    

          陳進(中國書協會員、浙江省書協理事、杭州市書協副主席):昨天知道要來參加書展,在我心目中以為不過是一般意義上的幹部書法,今天一走進展廳,感到十分驚訝,他帶給觀衆的是藝術性強烈的、純粹意義的書法。從專業的角度欣賞,他的書法一是顯示了功夫和天然。毫無疑問,陳先生的功夫紮實,真、行、草、隸、篆五體基本在一個層面上,均衡發展,楷書比較有代表性。天然方面,與生俱來的因子就是他的天才,不像那些花時間去寫字而缺少才氣的人,在他身上我看到了才氣,還看到了正氣,因為他走的路全部是傳統的、正統的。二是書法風格體現了“健”與“美”的結合,而且是雙勝。他選擇的都是健康的,不矯揉、不造作,結構美、用筆美、章法美。他的書法是帶有專業性的書法,他的作品,從材質到章法的選擇,都與現代書法展相吻合,一般的作品是白紙黑字,而陳先生的書法白紙黑字的極少,多用原色宣紙、米黃色元書紙、皮紙,各種形式美他都兼顧到了,體現出濃厚的現代氣息,不像一般的書家,不在乎這些。

          如果說還有可待提高的地方,我認為,一是在墨韻方面有待增強,墨韻通過筆畫的粗細、濃淡枯澀表現,現在看起來平了一點,要注意突出韻味。二是在節奏方面要加強,感覺比較平,用筆速度幾乎相當,在行草書上表現比較明顯。三是章法上,疏密關系還可以再精細處理。尤其行草書特别講求疏密,字的大小、筆畫的長短粗細、疏密的對比,這樣藝術成分會提高、藝術性會更強。

          總的感覺陳先生的書法是健康的,在你身上我們學到了不少東西,十分感謝陳先生來杭州展覽。    

          沈炳(杭州市書協理事):看了展覽很有感慨,一是整個展覽書如其人,有氣度,展現了他的政治情懷、處世态度,他對國家大事、民間疾苦、工作生活的感想,在作品中都得到了充分體現。二是三件作品在藝術上對我啟發大。《孫子兵法》這樣的楷書鴻篇巨制,前後風格一緻,即便是專業的書法家,也是很不容易的。榜書嶽飛詞《滿江紅》,碑帖結合得非常融洽,像陳先生以工楷榜書,碑帖結合顯示的氣勢罕見,這與他深厚的學養是分不開的。看他書作中所說臨過的諸多的碑帖,可見研究之深。《滿江紅》用筆豐富、内涵,且有金石氣,感覺比楷書《孫子兵法》藝術含量還要高,恐怕有時間先後的問題,更表現了藝術的不斷進步。《後記》長卷寫得最自由,不僅是書法技巧還融思想情感,你步着這條路子走,很随心所欲、很舒暢、很自然地流露出技巧、藝術素養及思想觀點。

          至于今後需更進一步提高的,一是行書用筆變化可以向你的楷書靠近;二是幾種書體裡隸書相對弱一點,可以繼續加強。

          感謝你給浙江帶來這麼好的書法! 

          王建(黃賓虹研究會副秘書長):陳主席的書法确實很值得我學習!鑒于時間原因,簡單說兩句,行書用筆還可以厚一點,楷書筆法融入行、草書,線條會更加豐富,氣度、韻律會更上層樓。    

          魏夢龍(浙江現代畫院副秘書長):在這次陳錫山書法展的籌辦過程中,我有幸與陳先生有過多次接觸,也相互交流過對書學的體會。我感到陳先生在書學上,一是治學态度嚴謹,能夠不為時下浮躁的風氣所動;二是學書路子正,尤其是在楷書上下了不少苦功夫,基本功非常紮實;三對學習傳統文化也傾注了大量精力。記得先師張宗祥先生曾經多次教誨我說:“要多讀書,多積累學識,須知字中求字由來弊,功夫在字外。”我想,陳先生能夠在書學上取得今天這樣的成就,與其長期來對國學的孜孜研習是分不開的。 

          徐福根(中國美協會員、浙江省美協會員、浙江省書協會員):從展覽中我感受到你在碑帖上下的功夫非常大,你的著作還沒來得及看。山東是文化大省,自古以來齊魯文化給中華民族的文化創造了奇迹。從你的字裡行間,我領略了山東人的個性,大氣豪放,你的作品章法表現得很嚴密。

          談一點個人看法,我覺得書法主要是線條的美和結體的美。這裡隻說線條美,線條的美需要用手駕馭毛筆來表現,講究韻律的美,包括線條本身的美和水墨的韻律美,我覺得陳先生作品中的韻律美弱了一些,今後在駕馭線條方面可以繼續探索研究。    

          宋濤(杭州市政協文史辦主任):我與錫山先生既是同行,都從事政協工作;又是同道,都有對書法藝術的執着追求。正因為是同行與同道,我早已聽說過錫山先生的書法成就。因為有緣,前段時間錫山先生帶領東營市政協的同志專程來杭州作客,我們得以相識。談笑之間,我們彼此都感到非常親切,天下政協本來就是一家,更何況我們之間都有同樣的追求,真是一見如故。

          今天看到錫山先生的書法力作在杭州展出,我由衷地佩服。錫山先生作為一名長期從事黨政工作的領導者,平時政務繁忙,餘暇之中勤于書法研習和創作。那要安得住多大的寂寞,要有多大的毅力,要付出多大的心血。這一點,我亦體會頗深。

          錫山先生的書法,真草隸篆皆有,尤其是行草書功底紮實,筆力遒勁,落墨酣暢、氣勢磅礴,耐人尋味。這樣的成就取得,與他幾十年執着追求分不開;與他虛心拜師,向同道讨教分不開,與他潛心研究,努力實踐分不開。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我願錫山先生在浩瀚的書田裡,繼續耕耘,取得更多、更大的收獲。我亦願與錫山先生淬曆共勉。
        責任編輯:楊小薇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内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書法家網]的立場,也不代表[書法家網]的價值判斷。
        美術展訊
        熱門藝術家
        1. 李文培
        2. 李文培著名水墨戲曲人物畫家,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舞台美術家協會理事,華僑大學兼職教授。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1. 宗燧岩
        2. 宗燧岩,男,1983年生, 07年畢業于北大資源美術學院。 在校期間得到栗憲庭、李天元、李岩、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http://rq1h0jvy.dns2tbq.top|http://5y5d.dns2tbq.top|http://id71ye.dns2tbq.top|http://3idrb.dns2tbq.top|http://0irdf.dns2tbq.top Processed in 0.060(s)   12 queries

      memory 4.520(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