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書法家網 >> 名人訪談 >> 書法 人物訪談
      分享到:

      承古開今寫春秋-訪書法家鄒武生

        承古開今寫春秋-訪書法家鄒武生

        【人物簡介】鄒武生, 1958年出生于湖南零陵。中國書協會員,湖南省書協創作委員、教育委員,湖南省政協特聘書法創作員,永州市書協副主席。1985年作品獲湖南書法大賽三等獎,入選全國首屆硬筆書法大展。1987年作品入選全國第三屆書法展。1988年獲國際中意杯書法大賽銀獎。1992年獲懷素書法研究會行草書作品展優秀展。1995年入選紀念張大千誕辰100周年全球華人書畫名家作品展。1996、1997年入選全國第六、七屆書法展。2000年入選全球華人書法精品展金獎,三次獲湖南省文聯藝術創作銀獎。2002年入選中南五省書法作品聯展、中日篆刻作品展。2004年北京湖南青年藝術書法展、2005年首屆全國中青年名家百人藝術書法展、2006年江蘇湖南青年書法精品展、2006年參加湖南省第二屆篆刻藝術展銀獎、參加中國書法群落精英聯盟展、2006年中國藝術研究院、中國書法院《書法雜志》專題介紹、2006年國家級核心刊物《中國書畫》湖南中青年提名展、2007年《中國藝典》湖南省政協書法創作員特聘專家作品展、2007年四川湖南書法提名展。2008年全國千人千作書法展。2008年入選《書法報》蘭亭諸子。2009年河南、湖南中青年書法精英展。有數十幅作品為湖南省博物館及外省市博物館、私人收藏家收藏。

        中 瑜:鄒老師,您好!首先祝賀你們師生的“聚筆藝陣”書法作品展開展,請問為什麼取名“聚筆藝陣”呢?有什麼典故及特殊含義嗎?

        鄒武生:“聚筆藝陣”,是我和夫人、兒子一家人的智慧。 “聚筆藝陣”就是把毛筆聚起來成為一個陣地,藝,就是藝術,就是一個相互學習、相互交流的平台。這個平台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幼兒書法教育、成人書法教育、策劃書法展覽,以及跟市内的書法同道聚會、交流,等等。所以,我們“聚筆藝陣”搞第一次活動時,祁陽、江永等縣區的朋友們也來了,人氣頗旺。

        中 瑜:能否簡單介紹一下這次師生書法作品展覽的籌辦過程及目的?

        鄒武生:我們這次展覽有一些針對性:一是向社會公布師生關系,二是曬一曬作品,三是聽取專業人士的批評意見。我在永州書法界出道較早,跟朋友們的交流也多,後來,很多人說是我的學生,其實不然。按照過去的規矩,師生關系是很嚴格的,至少是經常在一起聚會交流、相互促進的。

        習近平總書記說,社會主義文藝,從本質上講,就是人民的文藝。文藝要反映好人民心聲,就要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這個根本方向。我們通過展覽的形式曬作品,其實也是一次實力檢閱,旨在告訴大家,什麼是國學精萃,傳遞一種正能量。我要求各位學生:路子一定要正,既要讓普通老百姓看得懂,又要經得起專家學者的檢閱。我這個人包容性很大,沒有門派偏見。我主張學生以古代的碑、帖為範本。

        中 瑜:您現在可以說桃李滿天下了,請問您是什麼時候開始學習書法的呢?年幼時受到過家庭熏陶嗎?您感覺從自己的父母和家庭中得到了哪些對你一生受益的東西?

        鄒武生:我從小就喜歡書法,小時候看别人刷大字報,覺得很有趣,經常跟着去看。在零陵一中(現永州一中)讀書時,班上的黑闆報、牆報均為我包辦。

        讀書時,我遇到了一個好老師:鄭鵬飛。他是複旦大學的高材生,可能因為家庭成分不好,被分到了我們學校。他的字寫得很好,自己經常跟他學習。有一次,我發現他有一本王若舟的《怎樣快速寫鋼筆字》,于是借來學習,臨摹。練了一段時間,恰逢學校搞書法比賽,自己獲得第一名,得了一支鋼筆。那支鋼筆用到自己下放之後,筆頭爛得實在不能用了才丢。

        關于毛筆字,是1976年開始學的,從楷書開始。1978年入伍後,在部隊練隸書。而真正搞書法是1982年初,遇到了一位好老師——汪竹柏。當時,我複原回家,有一次去零陵印刷廠一個朋友那裡玩,我随手寫了一幅李白的詩《早發白帝城》,他就挂在辦公室。當天下午,他就帶着汪竹柏老師來我家裡。汪老師對我說,我們零陵地區搞書法的太少了,你寫得還可以,以後有活動你來參加吧。當時,全地區隻有三個省書協會員。在汪老師的鼓勵和指導下,我寫的作品入選湖南省第二屆迎春書法展。

        中 瑜:外界人認識您是因為您的書法名氣大,他們似乎不太了解您具體是做什麼工作的,能否結合您所從事的工作談一談您和書法的緣分?

        鄒武生:我在單位的工作跟書法根本搭不上界,但練字的時間還是充足的。當時隻把書法當作愛好,沒有當作追求。真正癡迷于書法,是2006年單位破産之後,忽然沒了工作,隻有書法陪伴着自己,于是把書法當作謀生手段。

        中 瑜:古人說,“書者,散也。欲書先散懷抱。”寫書法,本質上是一種很安靜的藝術行為,它不讓人有過多的雜念。而永州藝術界近年來似乎相對比較活躍,各種展覽及交流頗多,應該說是一種“動”,您是如何調整書法的“靜”和圈子内的“動”的呢?

        鄒武生:很安靜就是“散”,反之,就浮躁,就手忙腳亂。“散”,應該是指作者的思想活動和創作行為。我自己“靜”的時候多,一般活動都不參加。

        中 瑜:聽說您曾經閉關,對嗎?為什麼要閉關呢?

        鄒武生:是的。其實,古人都有閉關的做法。當然,閉關也要看時機。當年,齊白石從北京回鄉,一是不肯為日本人作畫,二是不肯為宮廷作畫,還有他的鄉土畫風與當時市場流行的士大夫氣息格格不入的問題。

        藝術做到了一定年齡,就要閉關自省,檢讨自己的行為。既有為人處世方面的,也有藝術追求方面的,該檢讨的要檢讨,該淘汰的要淘汰,該保留的要保留,淨化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每天除了面對書齋,就是大自然,盡量不受外界的影響。這樣來讀書,來創作,才會有收獲,才會有感悟。何紹基說:“同流合污,胸無是非,或逐時好,或傍古人,是之謂俗。”一個人交往多了,自己的觀點很容易被同化,很難出個性。我們學傳統書法,心中要充滿敬畏。你看古代書法大家,哪個不是在傳統功夫上做得很紮實?

        做人做事會出錯,做藝術也是這樣。我閉關,就是要去掉自己的錯誤思維、行為、創作方式,留下好的東西,發揚光大,厚實自己。因此,閉關的好處表現在,有更多的時間來思考和創作。

        中 瑜:應該說書法就是一個線條的藝術,它就必須有一種韻律感,一種節奏感,這種輕重、緩急、長短、頓挫,就像音樂的節奏一樣。美學家宗白華就有個觀點,他認為中國文化中音樂是衰落了的,而書法卻代替了音樂,成為一種表達最高意境與情操的民族藝術。在音樂中沒有得到很好發展的節奏感、時間感,都在書法中被發揚光大了。您認為呢?

        鄒武生:我同意宗白華的觀點。西方音樂的引入,對中國傳統音樂是一種沖擊,是一種補充,同時也影響了民族音樂的發展。你看現在的流行歌曲,都是各領風騷三五年,不似雷振邦的《五朵金花》、《劉三姐》、《冰山上的來客》、《蘆笙戀歌》那麼曆久彌堅,讓人難忘。因為雷振邦的歌曲都是來源于生活的積澱,不像現在人的浮躁和俗氣。市場上太俗的東西多了,高雅的就沒了份額。可以說,中國傳統民樂被西樂沖淡了。

        與音樂一樣,中國的書法也越來越浮躁。我想,這與評委有關。作者為了入展,就不得不絞盡腦汁去迎合評委口味,大家跟着追風。當然,也與大家一切向錢看有關。現在有些人動辄自稱書法大家,在我看來,十分可笑。

        中 瑜:實際上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法度,這個法度也許很難去界定,但它是客觀存在的。自古以來,中國文化中幾千年延續下來的書法,實際上二王也好,顔真卿也好,蘇黃米蔡也好,這些書法經典,美學上的核心都是一緻的,隻不過它們在模式上有不同的地方,他們的差異更多的是一種性情上的差異。您怎麼看待這種性情上的差異?

        鄒武生: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一個地方會孕育一種人的性格。例如我們永州就有“唱不過祁陽、打不過東安、巧不過零陵”之說。一個地方的山水、環境、習俗、語言,對書法家都會産生深刻影響。蘇東坡在眉山見慣了高山大川,他從四川到赤壁,一出三峽,視野頓時開闊,加上他的學識積澱,後來寫出的東西大氣磅礴,讓人為之一振。相比之下,蘇杭一帶的文人作品,則婉約多了。

        我本人現在的性情與永州有關,更與我的家人有關。我從2007年開始,隻讀古人寫永州的詩詞文章,這樣很有味道。

        中 瑜:請您告訴我如何理解書法的技術和藝術性之間的關系?

        鄒武生:這是書法的技與道了。一個人要想成就自己的藝術,沒有技術作支撐,就很難做到。技術上的内容很多,包括筆法、墨法、節律、章法,等等,這都是形而下的東西。道,則指心境、意境和心象,是形而上的東西。在我看來,就是書法家用筆墨對大自然的再創造,表達自己的情感。

        道,是無形的,但又是有形的,存在的。道,沒有絕對的标準和方式,但有一定的規律性,不容違背。不懂自然規律,技術就無法表達。中國書法幾千年流傳下來的寶貴經驗和資源,不能打破它,隻能傳承它。例如,書法必須寫在宣紙上,而且必須自右往左、自上而下,這就是有形的道。無形的道,主要表現在藝術層面。道,生活中無處不在。每年蛙鳴時節,農民都要忙農活,這也是一種道。

        道也是很玄的東西,但可以細化到具體的物質中。書法中的筆墨紙硯和行為,是道。閉關,也是道。

        中 瑜:人們常說,是不是那塊料。也就是說,從事某項職業需要天賦。請問您是怎樣看待天賦的?如何理解和提升悟性?

        鄒武生:天賦是客觀存在的。每個人都有适合于從事某種事業的天賦。至于個人的悟性,有頓悟和漸悟之分。前者一點即悟,成功可能要早一些;後者是一個持續過程,可能要付出更多努力。

        中 瑜:您怎樣看待不同的書體?

        鄒武生:為藝要包容一些。我什麼樣的書體都寫,能接受各種書體。書體之間,沒有哪個高哪個低之分,它們都是在書法的發展過程中形成的。傳統書體有五種,即行書、草書、隸書、篆書和楷書。一般人不認識最早出現的甲骨文及其演變過來的金文、篆書,所以,楷書就大衆化了。其實,每種書體都有自己的特點,行書,灑脫;草書,恣肆;隸書,飄逸;篆書,古樸;楷書,端莊。

        中 瑜:自古有老年變法之說,這是藝術家生命不息、戰鬥不止的精神的體現。我采訪過許多書法家,他們都講到書法的繼承和創新問題,您是怎樣理解的?請您談談“守成與創新”的關系。

        鄒武生:對于古代傳統,我始終是心存敬畏的。現在很多人動不動就談書法創新,我認為,有這種想法是好的,但真正做起來很不易。因為,很多人連古代傳統的東西都沒有學好、傳承好,就妄談創新。

        守成與創新是相輔相成的。我想,隻有先承古,才能開今。把古人的東西學好,這是基礎,也是守成。然後,随着年齡的增長、閱曆的豐富,個性的東西就會水到渠成、自然而生。所以說,我眼中的創新,就是我們在傳統的基礎上,有一點點小突破而已。

        中 瑜:書法與詩歌之間有着非常親密的關系,古代的書法家基本都寫詩,可能詩歌的成就并不突出,但他們在詩歌那裡獲得的經驗和感悟,是貫穿在他們的書法當中的。傳統的那種書法,真是一種十分詩意的書寫。現代以來,書法與詩的血脈就被砍斷了。當今的書法家,能夠對詩歌有所感悟已然不是件容易的事。請問您如何看待書法與詩歌的關系?自己平時寫詩嗎?

        鄒武生:受汪竹柏老師的指點,我也愛好寫詩,盡管目前的水平一般。記得汪老師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曾送給我一本曾铎的《詩談》,要我好好讀一下古人的詩,必須懂平仄。

        由于永州方言的原因,我作詩曾鬧出過笑話,被别人理解為口水詩,不懂得含蓄。學詩,本來就是從直白開始的,之後,趨向含蓄,最後又返回直白。這跟宋代禅宗大師青原行思提出參禅的三重境界一樣:參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徹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我讀古人書法作品時,發現除了極少量的人是寫前人的文學作品,更多的寫自己的詩文。張賢亮曾說,“詩歌要寫自己的東西”。詩歌,寫自己的東西,來得更真切。

        在我看來,詩是一定要學到寫的,寫不寫得好,另當别論。詩與書法一樣,也是一種藝術。藝術是相通的。古人提倡豐富自己的筆墨、滋養自己的心田,我向往這種境界。

        中 瑜:在古代中國,很多藝術家都是詩書畫兼修的,像王維、蘇東坡、鄭闆橋等人,可見當時人們對藝術的追求比較全面。記得我為田人做訪談時,他提供的頭像是您為他速寫的,可見您也是書畫兼修的。請問,今天我們如何理解書與畫的關系?

        鄒武生:關于繪畫,我是在一中讀書時既練字又學畫,當時隻要有空,就跑到電影院去看一個姓肖的老師畫海報,我看得津津有味,如癡如醉,以緻我偶爾缺席,肖老師第二天就會問我去哪裡了。我看久了,心裡就默記肖老師的畫法。後來,拜工人師傅張光華為師,學習素描。再後來,他介紹我給花鼓劇團的黃庭老師。

        我現在側重書法,繪畫偶爾為之。我個人認為,書法的難度高于繪畫,自己選擇書法,就是這個原因。

        現在的中國畫,太西洋化了。無論是寫意,還是寫實,都趨向西化。永州本土的畫家,可能隻有蔣賢哲老師的畫是恪守傳統的。這不是我的一家之言,很多人都是這麼評價的。能用書法來作畫的,不多,所以,我喜歡古人的畫,有書法味。還有一個問題是,當今美術界,字畫雙佳者少。古人追求意境多,繪畫時留白多,用文字來表達,能拓展出上好的意境來。

        我覺得,書法講究一次性,而繪畫有時候打磨很久。

        中 瑜:聽君一席言,勝讀十年書。最後想問一下,您創作書法這麼多年,有什麼經驗可以和大家分享嗎?或者說您研究書法的體會?

        鄒武生:經驗是慢慢積累的。我癡迷于書法幾十年,有幾點淺顯的感悟:一要刻苦。要鑽研傳統書法,把基礎打牢,紮紮實實做自己的功課,越多越好,業精于勤嘛!二要讀書。書法的發展史、美學、古人的書論,還有姊妹藝術書籍和文學作品,尤其是古典詩詞;三要緻用。學書法,學了之後,必須要用。用的情況分幾種:首先是模仿,其次是漸悟,在漸悟過程中,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再次是積累閱曆,要多看古人作品,少看今人作品,多看大自然,原汁原味的自然作品;最後要形成自己的精神家園。

        中 瑜:什麼是您的精神家園呢?

        鄒武生:我的精神家園就是家庭。随着自己的年齡增長,我越來越覺得家庭的可貴。一個人一輩子,活着、工作、打拼,都是為了家。我很慶幸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妻子賢慧、吃苦耐勞,全力支持我的事業。兒子工作敬業,業務精通,是長沙電視台的技術能手,他是學藝術的,所以,對我搞藝術幫助很大。我的每一次書法活動和參與重要的書法作品展,家人都會參與決策。我的家庭給予我的不僅僅是在我成功的時候,使我冷靜下來,多看看自己的不足。更在于,當我的思想、行為有偏離時,及時批判和幫助。作為搞藝術的人,他的家庭狀态,就是他的生活狀态,就是他的藝術狀态。我現在的藝術狀态是和諧的、積極向上的、有活力的。隻要不間斷,我相信自己會做到或接近一個比較理想的境界。

        【記者手記】我選擇了一個春日的下午,跑在冷水灘銀龍電腦城四樓的鄒武生工作室,跟武生老師進行了一番詳談。盡管我身有頑疾,采訪時還忍忍作痛,但武生老師的言語,像春風一般滋潤着我的心田,讓我沉湎其中,忘了痛楚。永州的書法家很多,能有今天的局面,全靠一些好的前輩老師引導,武生老師就是其中之一。通過交談,武生老師給我留下了這樣的印象:謙虛、坦誠、低調,他的學識如同他的書法,給人帶來一種幸福享受。尤其是他對家庭與藝術的認知,更讓我産生了心理共鳴。親愛的網友,不知你以為如何?


        責任編輯:靜愚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内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書法家網]的立場,也不代表[書法家網]的價值判斷。
        美術展訊
        熱門藝術家
        1. 李文培
        2. 李文培著名水墨戲曲人物畫家,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舞台美術家協會理事,華僑大學兼職教授。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1. 宗燧岩
        2. 宗燧岩,男,1983年生, 07年畢業于北大資源美術學院。 在校期間得到栗憲庭、李天元、李岩、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http://rgny.dns2tbq.top|http://rbre2.dns2tbq.top|http://w91i.dns2tbq.top|http://qt7ny.dns2tbq.top|http://mu5z8oc5.dns2tbq.top Processed in 0.433(s)   12 queries

      memory 4.534(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