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書法家網 >> 藝術趣聞 >> 書法 國外 文化 美國 不帶圖
      分享到:

      一位美國人眼中的書法與墨

         Ian Boyden(中文名薄英),是一位出生在美國、工作于中國的藝術家。他練書法,摹碑帖,畫中國畫,研究中國的詩歌。書法學者白謙慎認為,他是一位美國文人藝術家。

          對于蘇州博物館(微博)正在舉行的薄英藝術展——“流動:薄英的藝術世界”,耶魯大學的藝術史家班宗華則認為:“薄英的藝術受到過很多影響,從舊石器山洞岩畫到他父親的雕塑和版畫,到木心,富于變幻的繪畫,從隕石與地球的交輝,到董其昌的筆墨,從風、空氣到水、火、冰的運動……他有着自己的藝術技法。”

          問:你是一位美國人,非常有意思的是,你對東方文化,尤其是中國文化非常感興趣。你什麼時候開始對中國藝術産生興趣的呢?

          薄英:我最初接觸中國藝術的經曆,對我的影響深遠。多年來我關注紙墨之間的關系,文字如何通過意象和外在形式表達意義,文字通過何種方式來表達體驗并且幫助我們更好地領會那種經久不息的精神,這些關注都和我最初接觸中國藝術的經曆有關。我六七歲時初次接觸中國藝術,至今我還對那次經曆記憶猶新。那年,父母帶我去參觀傅申先生組織的名為“書迹”(Traces of the Brush)的中國書法展。展覽裡的作品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當時我還小,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正是王羲之、黃庭堅、趙孟頫的作品,直到15年後我才知曉了他們的大名。當時我隻知道那些線條令我驚歎不已。我常常認為藝術就像鏡子一樣,通過它我們能夠從新的角度認識自己。而從那些書法作品中我确實看到了新的自己。我的父母任我逗留在博物館内,徘徊在一件件作品間。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純粹的一次和展覽有關的經曆了。這次經曆在我心中播下了藝術的種子并生根發芽,我對書法、線條、文字的藝術形象,對紙墨的物質屬性,對曆史的痕迹以及策展的濃厚興趣,這些都可以追溯到那次展覽。

          問:據說你目前在做着一些特殊的嘗試——研究墨。你是如何對墨産生了興趣?

          薄英:實際上,我對墨的興趣早在1996年就萌發了。那時候,我在蘇州大學圖書館善本室裡找到了一個宋代制墨的配方。配方的成分包括作為顔料的松煙和作為粘結劑的牛皮膠——其實僅用這兩種成分就可以做出一塊完美的墨。但這個配方裡還包括了許多特殊材料,如麝香、珍珠、朱砂、檀香等。幾年以後,我在一間工場遇見了理查德·斯帕勒克(Richard Spelker), 他是位很有造詣的制墨人。在觀看了一場生平所見過的最詭谲的暴風雨之後,我發現自己開始着迷于尋找動态的雨和雲的繪畫方式。理查德給了我一些他制造的墨,這些墨和我之前用過的完全不同。它們是如此的華麗,把我徹底征服。所以,我再次決定自己制作墨汁和顔料。我的第一批顔料由藍銅礦制成,這些手制的顔料散發着獨特的生命氣息,它的顔色不斷變換而又閃閃發光,就像是活物似的。在和藍銅礦的互動中,我獲得了非常明晰的感覺。接下來,我相繼使用了一些其他材料,比如朱砂、孔雀石、青金石、雌黃、赭石以及其他彩色的泥土。

          問:你用自己制作的墨和顔料進行創作,這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你的墨會對你的畫作産生怎樣的影響?

          薄英:我越來越着迷于墨的世界。墨可分為兩類。在第一類中,墨純粹是作留痕之用的材料。第二類墨被制作是為了與使用者在想象中進行深層次的文化互動。這些墨的成分一般五花八門,要求非常具體(如不僅要松樹,而且要“黃山的松樹”),而且往往很珍貴。這種墨可以說有生命,有靈魂,它包含了一種力量,讓人看到自己被世界嵌入和塑造。倍增其神秘的是,隻有你去了解它們的潛在力量,并挖掘其潛在影響力,這些墨的特性才會展示在你眼前。

          在挖掘墨的潛力的過程中我不斷地得到回報。對于我來說,發現墨的各種成分對我的想像力有非常深遠的影響。我開始尋找那些具有與思想和語言(如與人類的情感、文化、哲學傳統等)産生關聯特質的材料;然後,最終開始确定我的畫的主題。我制作墨使用的材料包括隕石灰、淡水珍珠、鲨魚牙齒化石、葡萄碳、多種礦物,以及來自特定地區的石頭和土壤等。這些材料都已經在我的想象中共鳴。畫前,我花時間研究這些材料,讓它們的故事和特點在我自己的想象中生根,在創作時,我開始與材料本身對話與合作。我的畫法類似于“翻譯”,去披露出材料本身的聲音和形象。

          問:對于“流動的藝術”這樣的名稱,你如何看待?

          薄英:“流動”源于唐代詩人司空圖的《二十四詩品》。司空圖寫了二十四首詩來品評詩歌,提示了人們如何理解詩歌的二十四種品格。多年來,我已經迷上了這些詩歌,因為其中的意象和審美範疇對于視覺藝術也很有借鑒意義。不久前,我重讀此書,試圖尋找其中是否有一品可以描述我的審美觀。當我品讀時,我不時地發現一兩行詩句看似可行,卻又不十分貼切。直到我讀到最後一品“流動”:若納水輨,如轉丸珠。夫豈可道,假體如愚。荒荒坤軸,悠悠天樞。載要其端,載同其苻。超超神明,返返冥無。來往千載,是之謂乎?我立刻感到這首詩和我作品之間存在着密切關系。特别是第七句和第八句,似乎描述了我探尋的本質:我期望着研究那些材料、探尋它們的來源,以此來觀察外在的世界、在我的想象和夢境、在那些材料向繪畫的轉變中,我能找到哪些契合。而且,司空圖認為這種形式會讓我們思考流動。

        責任編輯:楊小薇
            :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内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書法家網]的立場,也不代表[書法家網]的價值判斷。
        美術展訊
        熱門藝術家
        1. 李文培
        2. 李文培著名水墨戲曲人物畫家,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戲劇家協會會員,中國舞台美術家協會理事,華僑大學兼職教授。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1. 宗燧岩
        2. 宗燧岩,男,1983年生, 07年畢業于北大資源美術學院。 在校期間得到栗憲庭、李天元、李岩、 ...進入專題
        3. 責任編輯:汲平
      http://1i1mqpto.dns2tbq.top|http://rhdzms2.dns2tbq.top|http://qwfx.dns2tbq.top|http://w2v0j8.dns2tbq.top|http://aplr9607.dns2tbq.top Processed in 1.332(s)   12 queries

      memory 4.453(mb)